负鼠比利大叔被困住了

bily-bt

俺的家在空心大树的树洞里——

它离这里有着千万里的距离!

真希望待在那里,而不是这里——

它离这里有着千万里的距离!

要是俺能做到知足常乐,

而不是这么贪心,这么莽撞无礼,

现在,俺就不会悔青了肠子——

它离这里有着千万里的距离!

负鼠比利大叔蜷缩着身子,藏在农夫布朗家的养鸡场里的鸡窝里。比利大叔不敢睡觉,因为他生怕农夫布朗的儿子会发现自己。他偷偷瞄了农夫布朗的儿子一眼,看见他好像非常忙的样子。你知道农夫布朗的儿子正在做什么吗?比利大叔知道。是的,先生!比利大叔非常清楚农夫布朗的儿子正在干什么。他正在布夹子。

比利大叔一边看着农夫布朗的儿子的动静,一边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比利大叔知道,农夫布朗的儿子之所以布下这些夹子,是用来对付他的。现在,那些夹子都布在哪里,他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呢,他根本就不用去怕它们。比利大叔觉得这事太逗了,你想呀,农夫布朗的儿子费了好大的工夫,布下那么多的夹子,那些夹子藏得非常隐蔽,除非哪个倒霉鬼不小心踏到了它们的上面,它们才会被发现。可是呢,这一切全都是枉费心机,农夫布朗的儿子的所作所为全被比利大叔看在了眼里。

“大功告成,”农夫布朗的儿子布下最后一个夹子后,心满意足地说,“我猜,不管是谁,只要它胆敢溜进这个养鸡场里,他就休想逃掉!”

bily-b14

比利大叔差一点儿笑出声来。是的,先生!他差一点儿就笑出声来。农夫布朗的儿子不辞辛劳地布下那么多夹子,想把偷偷溜进养鸡场里的比利大叔挡在门外,可是,他哪里知道比利大叔已经在养鸡场里了。这难道不好笑吗?

接下来,农夫布朗的儿子关上养鸡场的门,吹着口哨走了,比利大叔忍不住低声笑了。“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嘻!”比利大叔笑了起来。突然他止住了笑声。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而这事一点儿都不好玩。养鸡场的每个出口处都布下了夹子,不管是谁,他只要想进来,只有被捉住这一条路。同样,待在养鸡场里的人要想出去的话,也只有被捉住这一条路!

可笑的不是农夫布朗的儿子,一点儿都不是;可笑的是负鼠比利大叔。比利大叔没什么心情笑了。比利大叔被困住了,被困在了农夫布朗家的养鸡场里。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逃出去。

“这里离俺家远着呢!”比利大叔望了一眼远处的绿森林,悲哀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