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大叔回到了家中

moker-bt

负鼠比利大叔摸着黑儿往自己的家所在的那棵空心大树赶去。

“俺想,这次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这次肯定逃不脱惩罚了!”他嘟囔个不停。

比利大叔在黑夜里往前走,最后,他终于来到那棵大树下。他抬起头,看了看洞口。而后坐到地上,又看了一会儿。一切都静悄悄的。树洞里一丝声响也没有。

“或许,俺家那口子出去串门儿了。俺可以偷偷溜进去,在她回来之前就爬到床上。”比利大叔一边说,一边起身开始往树上爬,心里怀着一丝侥幸。

可是,他的脚趾刚沾到树皮上,负鼠老太太的那张阴沉的脸就出现在了洞口处。“晚上好,亲爱的。”比利大叔说,声音出奇地温和。

负鼠老太太什么也没有说。可是,比利大叔觉得她的那双利刃般的眼睛都快把自己刺穿了。

比利大叔一边强打起精气神儿,一边怯生生地笑道:“俺希望你们今天晚上心情不错。”

“俺让你找的食物在哪里呀?”负鼠老太太话中带刺地说。

比利大叔看上去非常慌乱不安。“俺从农夫布朗家的养鸡场里给你们借来了两枚鸡蛋。”他嗫嚅道。

“两枚鸡蛋?!两枚鸡蛋?!用两枚鸡蛋来填饱八张嗷嗷待哺的小嘴,你觉得这现实吗?”负鼠老太太凶巴巴地质问道。

moker-b4

比利大叔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一整天,他都在绿森林里疯跑,认定自己听到了一位老乡的声音。他本来是应该给他的那八只小负鼠找食物的。可是,这事绝不能让负鼠老太太知道。是的,先生!比利大叔窘迫极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哦,上帝啊,上帝啊,上帝啊!负鼠老太太一边从空心大树上爬下来,来取那两枚鸡蛋,一边对负鼠大叔一顿痛骂。比利大叔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心情糟透了。此时又累又饿,一点气力都没有了。他一屁股坐到空心大树底下,一言不发。这时,负鼠老太太在其中一枚鸡蛋上叮了个小洞,而后吮吸了起来。从始至终,她始终用冷酷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比利大叔。吸光那枚鸡蛋以后,她把剩下的那枚推到了负鼠比利大叔的面前。

“吃了它吧!”她简短地说。“你看上去还没吃东西吧。”(她猜得没错。)“吃完以后,赶紧去睡觉。你已经受到足够的惩罚了。”

比利大叔听从负鼠老太太的吩咐,乖乖地照做了。他一边钻进舒适温暖的被窝里,一边睡意蒙眬地嘟哝着——

负鼠老太婆的嘴巴凶得像把刀,

但我知道,真实的她并不这样。

其实她有副非常非常好的心肠,

虽然她从来不在人前自我宣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