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爷爷弗洛格逃得非常及时

fulog-bt

此时,在芳草地的上空,白尾鹞怀特泰勒正在盘旋。和“长腿”大蓝鹭赫伦一样,他此时也是饥肠辘辘。他把那双锐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四处搜寻着猎物,一心想找些吃的来充饥,可他始终一无所获,就跟有哪位好心的仙子早就提醒过这里的小动物们白尾鹞怀特泰勒正在这一带出没似的。也许是西风老妈的孩子们——微风梅里众兄弟吧。我们知道,他们总是喜欢四处游玩,时不时地给别人提供帮助。

他们爱玩爱跳爱嬉闹,

悠悠长日时时都在笑。

若说哪件事情更重要,

助人为乐心灵最美好。

黑蛇斯内克先生就是厉害,他竟然觉察出白尾鹞怀特泰勒正在觅食,于是立刻躲得没影儿了。田鼠丹尼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白尾鹞怀特泰勒耐着性子搜寻着猎物,却只抓到几只不长脑子的蚂蚱,可这些还不够给他塞牙缝的。吃完这些蚂蚱,他反而觉得更饿了。不过,运气差点没关系,白尾鹞怀特泰勒有的是耐心。他没有放弃,继续不停地搜寻着猎物。他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地搜寻,把整个芳草地翻了个底儿朝天。最后,他的脑子终于拐过弯儿来了——他这么做就是在浪费时间。

“去微笑池塘那边碰碰运气吧!如果那里也没什么可吃的,那就去里弗河一带。”他心里一边这么盘算着,一边朝微笑池塘飞去。他人还没到呢,就一眼发现了“长腿”大蓝鹭赫伦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微笑池塘的岸边。大蓝鹭赫伦的表情表明他正在守株待兔。

“他的目标要是一条鱼的话,”白尾鹞怀特泰勒盘算道,“我就不掺和这事。我最讨厌了鱼腥味。可要是一只青蛙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嗯,青蛙的口感虽然比田鼠的口感差点,但他勉强可以拿来填饱肚子。”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飞行速度。最后,他终于看清楚“长腿”大蓝鹭赫伦到底正在看什么。我们也知道,除了躺在那张宽大的绿油油的睡莲叶上的青蛙爷爷弗洛格,还能是谁。白尾鹞怀特泰勒不禁长舒一口气:青蛙爷爷弗洛格一定能填饱他的肚子,而且能让他吃得饱饱的,一定可以。

“长腿”大蓝鹭赫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青蛙爷爷弗洛格,心里一点杂念都没有。青蛙爷爷弗洛格也正忙着偷瞄“长腿”大蓝鹭赫伦的举动,根本就意识不到其他的危险。更别说他还是背对着白尾鹞怀特泰勒的了。这一切当然逃不过白尾鹞怀特泰勒的眼睛,他真想得意地大笑几声。他早就想抓住青蛙爷爷弗洛格了,可是每次都只差那么一点点,每次都被青蛙爷爷弗洛格及时察觉。

fulog-b6

白尾鹞怀特泰勒的那双锐利的眼睛真是白长了,他竟然没有发现附近还有其他人。他的心思全都放在青蛙爷爷弗洛格和“长腿”大蓝鹭赫伦的身上了,忘记去查看周围的情况了。这可不是他平常的作风。在灯芯草草丛上方盘旋了一会儿之后,他迅速地向微笑池塘靠近,而后他打算用他那双巨大锋利的大爪子把青蛙爷爷弗洛格抓住。虽然青蛙爷爷弗洛格依然还躺在那里装睡,但他一直都用眼睛的余光瞄着“长腿”大蓝鹭赫伦的一举一动,一想到大蓝鹭赫伦即将被耍的情景,他就忍不住在心里暗笑。

啪!这是麝鼠杰里用自己的尾巴拍击水面的声音。青蛙爷爷弗洛格非常明白他的意思——有危险!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危险,也不急着去弄清楚它。反正等会儿有的是时间去搞清楚这一切。麝鼠杰里用这种方式拍打水面的时候,那就说明危险已经近在眼前。青蛙爷爷吓得魂飞魄散,惊叫了一声——“呱”,然后一头扎进了微笑池塘里。其实白尾鹞怀特泰勒已经快碰到的青蛙爷爷的鼻子尖儿了。白尾鹞怀特泰勒被溅得满脸都是水。他顿时怒火中烧,用利爪一顿乱抓,可除了青蛙爷爷弗洛格刚才躺的那张宽大的绿油油的睡莲叶之外,他什么也没抓到。当然喽,那片叶子也不能当饭吃。

他又是失望又是愤怒,尖叫一声,而后在空中一个急转身,掉头就向麝鼠杰里扑去。杰里嚣张地嘲笑了他一顿以后,潜到了水底。